刘慈欣念念不忘的超短篇科幻《吐烟圈的女友》

大刘在《消失的溪流——八十年代的中国科幻》中提到过一篇八十年代初的微型科幻小说《吐烟圈的女友》。

他说,“现在看这些作品,如同从憋闷的房间中来到原野,一种清新惊喜的感觉扑面而来。这种类型的作品在当时大量涌现,形成了八十年代初中国科幻的一条支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中国创造的科幻!

在总结这些科幻小说特点时,他也频频以《吐烟圈的女友》举例。比如,“这些小说有以下特点:1、幻想以当时已有的技术为基础,并且从已有的技术基础上走得不远。这些小说中描述的技术设想,即使在当时,如果投入足够资金的话真有可能实现,至少有理由进行立项研究。如《吐烟圈的女人》,这是一篇最能代表这类小说特点的作品,它所描写的技术设想,笔者九十年代初亲眼见到在日本的火力发电厂成为现实。 …… 4.作品规模很小,如《吐烟圈的女人》,只有三到五千字。大多以技术设想为核心,没有或少有人文主题,人物简单,只是工具而已,叙述技巧在当时也是简单而单纯的。

今年重庆星云奖颁奖结束后吃火锅的时候,大刘又一次提起这篇令他印象极为深刻的小说。还补充了一些相关的后续发展,说他曾在某次电力系统污染防治技术会议上提出这个构思,得到了一些与会专家的重视云云。

经查,这篇仅仅1200多字的小说是由四川自贡作者万焕奎创作,发表于《科学文艺》1982年第三期。现由久隆计划成员繁星若尘扫描、三丰整理文字于此,以飨读者。


吐烟圈的女友
(微型科幻小说)

万焕奎

        我从川大数学系毕业以后就一直在数学研究所工作,人家都说我没有陈景润的成就,可有一点陈景润的精神。人就是怪,本来不是那么一回事,被人家一说,反倒会促使你向那个方向发展。陈景润解决了“1+2”尚且拒绝了两千多封求爱信,我还敢分心去谈恋爱么!可是去年陈景润突然宣布结婚了,于是所里好心的彭大姐终于找到了冲垮我防线的决口,苦口婆心地对我进行劝说。她首先指出我已经35岁,个人问题不能再拖;其次举出若干例子来说明一个好的伴侣只能促进事业的发展;最后谈到准备介绍给我的女方也是一个科学工作者,两人志同道合,定会相得益彰。我推脱不得,只好同意去见一次面。

        见面安排在彭大姐家里,两个人都很拘束。我大着胆子看了她几眼,只见她也戴着眼镜,一付典型的知识分子模样,言谈举止都很文雅,我就有了几分好感。饭后,彭大姐硬要我们去看一次电影,我坐在她身旁,莫名其妙地阵阵心跳,我终于明白了,我不能作苦行僧。

        一般说来,我们这种年龄谈恋爱是很容易成功的,我本来也这样想,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使我作出了相反的决定。

        那是我们认识不久后一个周末的晚上,所里静得出奇。以往这种时候我就象庙里的和尚一样潜心学习,然而今天我却坐不住,总是心神不宁,自我控制了半天也不管用,我干脆推开书稿,身不由主地来到应用物理研究所她的宿舍楼前。

        她住在底层,窗户里亮着灯光。我犹豫了一会,又推敲了一阵见面后的言辞,正要去敲她的门,突然间我产生了一个念头:人们都说情人有一层面纱,我何不趁她不注意,悄悄地观察一下,对!我绕到屋檐下往窗户里一望,啊!我顿时目瞪口呆。室内烟雾弥漫,她正斜靠在沙发上仰着头吸烟,还把嘴唇收圆,“卟,卟”地喷出一个个的烟圈,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上升的烟圈,那无聊的专注,老手的功夫,使我从前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画皮》里的王生趴在窗口看到他美丽的情人原来是一个青面獠牙的厉鬼时的心情大概同我现在差不多,我跌跌撞撞地奔回宿舍,关紧了房门,发誓一辈子再也不谈恋爱。

        命运偏要捉弄我,今年国庆前夕我们又见面了,那是在省科委召开的科技成果发奖大会上。我仅仅是解决了一个与化工厂的“QC”(全面质量管理)有关的数学问题,不足挂齿,可她却被列为重点介绍对象。应用物理研究所的王所长在会上说,她硏究的课题是涡流环,说通俗点,抽烟的人把嘴唇收圆喷出的烟环就是一种小型涡流环,环的形状可以改变。但不会和周围的物质混合在一起,直至环内部能量最终耗尽。如果工厂烟囱排出的烟尘和化学气体能设法变成巨型烟环喷出,就能不扩散地上升到空气流通的高空而防止烟雾积聚到有害的程度。她,正是在理论上和技术上解决了这个问题,这无疑对环境保护有重要意义。

        所长最后说,还有一个小插曲,她为了揣摸如何更好地利用脉冲制造烟环而学抽烟,没想到竟把男朋友给吓跑了,倘若那个小伙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定会后悔不已。

        不知道王所长怎么会知道我那件事,但我这会儿确实很后悔。然而当我抬头看看主席台,与她那腼腆的、含情脉脉的目光相遇时,心里又充满了希望。

【作者简介】
万焕奎,男,38岁,四川某市美术工作者。在我刊发表过《秘密不复存在》和《探索的代价》两篇科幻小说。

自由与包容——科幻文学的魅力

自由与包容——科幻文学的魅力

1818年,科幻小说开山之作《弗兰肯斯坦》面世,两百年后的今天,科幻文学依然经久不衰,不断拓展想象力与可能性的边疆。向外探索无限宇宙,向内关怀大千众生,横跨科技与人文的光谱,科幻也许是最具自由与包容精神的文学类型。而深圳,一座以自由与包容而闻名的科技之城,将会和科幻擦出怎样的火花?三代科幻人空降鹏城,将与各位读者一起,从创作、研究、编辑等多角度全方位地探索科幻文学的魅力宇宙。

恢弘宇宙,闪耀创生

《银河边缘》系列科幻MOOK

中外科幻人联袂打造

吹响自由与包容的集结号


时间:11月25日15:00-17:00

地点:中心书城

主持:范轶伦(科幻研究者,香港中文大学文化研究学士和哲学硕士,曾于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攻读科幻研究博士。译作有《乌托邦之概念》)

嘉宾:

  • 刘慈欣,中国科幻领军人物,中国著名畅销书作家,亚洲首位雨果奖获得者,代表作《三体》系列。
  • 刘兵,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科技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著名科学文化人。
  • 宝树,中国科幻代表作家,出版有《三体X:观想之宙》《时间之墟》等多部长篇小说与短篇小说集。在《科幻世界》《超好看》《最小说》等刊物发表数十篇作品,另有多篇小说被译为英、日等文字发表。
  • 付强,中国推理科幻先锋,北京大学物理系博士,已出版《时间深渊》《孤独者的游戏》《暗夜亡灵》等著作。
  • 杨枫,《银河边缘》中文版主编,著名科幻编辑,成都八光分文化CEO。
  • 王诺诺,新锐科幻作家,剑桥大学硕士,腾讯研究员,知乎达人。

从学术前沿到科幻前沿

从学术前沿到科幻前沿

时间:11月23日14:05-15:05

地点:南方科技大学一科报告厅

主持人:吴岩(南方科技大学教授/人文科学中心下属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主任)

嘉宾:

刘慈欣:中国科幻代表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第九届全委会委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代表作品:《三体》三部曲、《流浪地球》《带上她的眼睛》等。其中《三体》获第73届世界科幻大会颁发的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为亚洲首次获奖。

汤涛:中国科学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副校长。理学博士,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工业与应用数学学会会士,美国数学会会士。研究方向:计算数学,数值分析,偏微分方程数值解。

刘科:澳大利亚国家工程院院士,南方科技大学讲席教授。清洁能源研究院院长及创新创业学院执行院长,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联谊会副会长,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常务理事、副主任及深圳分会会长,卡内基-清华中心理事。研究方向:化学工程与清洁能源。

洪伟:南方科技大学教授。研究方向:软物质与软质复合材料,介电击穿与电学增韧,软活性材料与智能结构,电化学反应中的传质与变形,表面失稳与形貌演化。

姚海军:策划人,《科幻世界》副总编辑。八十年代起从事科幻创作和编辑工作,《三体》系列出版人。

刘洋:科幻作家,南方科技大学专任讲师。迄今发表科幻小说60余万字,连续五年入选中国科幻小说年选。已出版短篇作品集《完美末日》《蜂巢》。部分作品被翻译为英文在Clarkesworld, Pathlight等杂志发表。曾获第一届科幻小说“星河奖”,第四届“光年奖”一等奖,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科幻电影创意专项奖等。

2018中国科幻大会开幕式&高端论坛

s2018中国科幻大会开幕式&高端论坛

开幕式

时间:9:00-12:00

地点:深圳大学演会中心

主持:王海东

嘉宾:刘慈欣、王晋康等所有受邀嘉宾

高端论坛

时间:9:00-12:00

地点:深圳大学演会中心

主持:张冉

嘉宾:

姚海军:科幻世界副总编辑

龚格尔:《流浪地球》制片人

罗立: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

常松:天工异彩特效公司董事长

格·奥斯特罗乌莫夫:《月球航行》

  第一艘宇宙飞艇即将起飞,目标是飞往月球。

  为了这次月球航行,科学家们早早开始准备,将一个用金属制成的小型人造月球发射到三、四百公里的高空中,使它成为地球到月球间的转运站。四个不同领域的科学家作为第一批月球航行的乘客,承载着所有科学家的期盼和委托,向月球飞去。

  飞艇首先到达第二月球转运站。第二月球的领导人将科学家们引到人造重力的飞岛上——这座岛外观类似一个巨大的、中间空的面包圈,通过旋转产生向心力,以此代替地心引力。地球来的科学家们首先参观了第二月球上的房间,由于在这里一昼夜只有46分钟,昼夜更替迅速,因此每个房间都装有遮光设备来营造睡眠时的黑夜环境。接着,科学家们参观了种有大型西红柿的菜园、用以观察无重力环境下植物如何生长的温室、进行真空研究的物理实验室、天文台等。

  在人造月球上短暂停留后,科学家们飞往月球。从太空中远观月球表面,它是一个全是火山口、环形山和黑的没有水的干海底的星球。由于没有大气层,白昼时月球赤道位置的温度高达一百三十度。为了躲避炎热,科学家们把火箭降落在靠近月球两极的位置。

  科学家们下到月球上,把各种物理仪器、装着微生物的试管、栽着植物的小盆等拿下来。科学家们在月球上进行勘探,也为之后月球研究站的建立寻找合适的地点。在环形山上,科学家们发现了丰富的矿藏,认为未来可以在此建立冶金厂。

  带着丰厚的收获,科学家们启程返回地球。

(杨欣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