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演讲】久隆计划与中国科幻公益项目前景

大家好,我是科幻迷三丰。

作为科幻迷,我们常常会被问起一个问题:你的科幻启蒙是什么?就是小时候把你震慑住、颠覆你整个世界观、引领你入坑的那部科幻作品。我昨天和两个小朋友聊天,我说你们的启蒙是什么?我本来以为是凡尔纳、刘慈欣之类,她们说是阿缺,我说好吧,你们很年轻啊。

不怕暴露年龄,告诉大家,我的科幻启蒙是一部儿童睡前读物,就是这本《365夜科幻故事》。我今年过年回家还特地找出这部书拍了个照留念。我一直以为是科幻世界杂志社编的,但找出来后一看,编者居然是饶忠华老先生。

在座的估计很少有人知道饶忠华是谁。但他在中国科幻史上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名字。他的主业是做科普编辑,曾经做过上海的《科学画报》十四年主编。他同时也是个科幻迷。他在一篇回顾文章中提到过他的科幻启蒙。那是50年代初期,他20岁左右的时候,在图书馆发现了一本很薄的翻译书,书中记载了凡尔纳、威尔斯等撰写的许多科幻小说,虽然都是内容提要,但故事情节却紧紧吸引了他,他一口气看完后,还用笔记本全文抄下来。这本笔记本一直保存在身边。从那时起,他就成了科幻爱好者。

56年他发表了自己唯一一篇科幻小说《空中旅行记》。然后,他把精力都放在了对中国科幻的挖掘和梳理上。从七十年代末开始,他连续编辑出版了《科学神话》系列、《中国科幻小说大全》等大型科幻选集。集大成者是这套二十册的“中国科幻精品屋系列”,原版式90年代末出版,今年科普社刚刚再版。这套书不得了,饶老先生收集了1905年至1998年间所有中文发表的科幻小说,每篇附有故事梗概,还标注发表时间和出处。大家猜猜20册一共收录了多少篇华文科幻小说?一共3109篇!这对科幻研究者和爱好者来说非常有帮助。

当时就有人称他为中国科幻的总编辑、总导演。其实有个更准确的title——bibliographer 目录学家或编目学家。有的朋友可能也知道我一直在做年度科幻图书目录、中短篇小说目录、作家年表等目录。饶老师一直是我学习的榜样,高山仰止,见贤思齐。可以想见,我过年回家翻出我的科幻启蒙书,发现主编是饶忠华,会感到多么的亲切。饶先生做这个编目的事情没有什么名利收益,靠得就是情怀和热爱,做的其实就是公益。

今天我要先介绍的久隆计划,与编目也有关系,但最主要的宗旨放在了科幻历史出版物的收藏整理和电子化存档上。这其实与计划发起者都是科幻收藏爱好者有关。几个收藏者凑到一起,除了交换交换藏品,大家一合计,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如果把收藏的珍贵历史出版物电子化保存和对外开放,岂不是更有意义?于是在去年成立了这个久隆计划,另一个名字是中国科幻历史出版物电子档案馆。为什么叫“久隆计划”,我们待会儿再讲。

计划的成员好几位都是资深的科幻收藏家。我们玩了一个“云收藏、云存档”的概念,这是他们的坐标分布,北京、天津、重庆、成都、南京、南通、保定、襄阳。成员收藏的科幻图书、期刊和其他出版物总计超过2万册。目前计划已有电子化出版物超过1500册,还在持续增加中。

给大家看其中一位成员海峰在南京的部分藏书柜,第一反应是不是——好有钱?哈哈,当然玩收藏肯定是要财力支持,不过搞科幻收藏更需要的是热爱。

回到前面的问题,为什么叫久隆计划?因为一个人叫徐久隆的科幻迷。对很多人来说也许又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徐久隆先生一辈子爱科幻,当年他自称是中国科幻排头兵,也有人称他为中国头号科幻迷。他写了很多小说,但发表很少,只出了一本书。但他投入全副精神在科幻收藏上,一段时间内他的科幻收藏是全国之最。这是他与美国头号科幻迷阿克曼的合影。右边是他在2007年成都国际科幻奇幻大会上展出的连环画收藏。一年后他就不幸病逝。久隆计划取这个名字,取得了徐久隆女儿徐震霞女士的支持,因此他留下的收藏也成了我们云收藏的一部分。所以,这个命名意味着一种纪念,也意味着一种传承。

有了计划我们就要有用户。很巧合的是,我们的第一位用户就是刘宇昆。去年久隆计划在筹建的时候,他想找他的科幻启蒙书,一部星战的小说。他说:“我记得那本书是一个蓝色的封面,我真的找不到了,但是我想用。”因为他为星战写了官方小说。既然是小刘所托,我就很努力地花了整整……五分钟时间,帮他找到了他的科幻启蒙书。我们先找了几本《星球大战》的书都不是,最后找到是这本《帝国反击战》,然后南通的朋友正好藏有这本书,就扫描了传给他。小刘收到就特别开心,大家看这张照片。其他用户也可以使用我们的档案馆。最主要使用的原则是公益使用,不能商用使用,但是也要注意版权问题。

从我们的公益项目讲进我们中国整个科幻公益事业的发展,我们把整个中国的科幻作为一个整体来说的话,官方在做一些事情,我们今天的2018中国科幻大会也是有官方背景的,商业也做了一些,学院也做了一些。但很多事儿这三方是不会做的,中间的这个空档就是我们的民间公益可以做的部分。其实就在几年之前,还没有商业和官方关注科幻的时候,我们几乎都是科幻迷在做公益。问问刚刚演讲的星之所在李老板和赛凡科幻空间的孙总就知道了。

那么,我们科幻迷可以做哪些公益?我梳理了一下近期的科幻公益项目。资料类型的,一个是做科幻图书详细目录的华文真子集,还有一个是科幻百科。Fanzine类型的是《小科幻》,还有《科幻文汇》。然后还有资讯项目《中国科幻月报》,还有社群群项目,上海的科幻苹果核,以及微像交流基金。我昨天还跟微像的张译文张总说,他们微像简直是一个公益组织啊。再有就是正在筹建的《星云科幻评论》,评论这块我们也觉得非常重要,所以我们一直想做。最后,就是我们深圳的科学与幻想成长基金,一个很伟大的科幻公益组织,他们做很多很棒的公益性项目。我给他们编了一个Slogon,“科幻哪家酷,深圳三姑父。”

所以我迅速总结一下,我们现在科幻公益项目的新特征是“有组织,有方法,可持续,可传承”。

公益是什么?公益就是你明知道这么做不会有经济上的回报,甚至精神上的回报都有限,但你就是觉得你应该去做这件事,因为你相信它对整个科幻事业是有益的。

徐久隆曾说,“科幻迷就是科幻迷,迷得持久而出格,方显出痴醉本色。”在座各位有着痴醉本色的科幻迷们,让我们像饶忠华和徐久隆先生一样,一起做一些持久而出格的事儿吧,以科幻公益的名义。

谢谢大家!

(2018年11月24日于深圳中国科幻大会,演讲稿由作者本人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