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研究通讯》发刊词

文/李广益

创刊一年,发刊词才姗姗来迟,这在浩如烟海的期刊中虽然谈不上罕见,却总归有些奇怪。不过这正说明,我们这本期刊的创立,并不是谋划多时、从容筹备的产物。事实上,它源于几位科幻学者的一次研讨,这次讨论催生了去年夏天的首届高校青年教师/研究生科幻学术研习营、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科幻研究系列沙龙”以及《科幻研究通讯》。创办一份实体的科幻研究期刊是中国科幻学者再三尝试、至今仍在努力推动之事,而《通讯》以在线方式捷足先登,体现了大家对学术阵地的迫切需求。这既是科幻研究者们自己的热切心愿,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整个科幻界乃至对科幻和相关议题越发意兴盎然的知识界共同的期待。

当然,任何热情和冲动的混合物都会让人产生“红旗还能扛多久”的疑问。尽管编辑一份在线期刊的物质成本可以忽略不计,但要保证每期刊登一定数量的高水准文章,并且及时反映中文科幻的动态,这绝非易事。《通讯》的创始者在第一年中以相对低调的方式开展这项工作,先解决有无问题,徐图缓进,就是考虑到靠一两个人的力量未必能够坚持下去,使刊物成为一项真正的公共事业。

值得庆幸和感慨的是,仍有几位科幻研究的同志,如三丰、程林和广钊,以各自的方式提供了宝贵的支持,使得这份尚不能为体制中的学者提供工分的学术期刊,按照原定计划出满了春夏秋冬四期,并保持了虽不及格却多少可以一观的水平。到了年末,创始者收拢四期,以敝帚自珍的态度做合集纸质版时,已经可以在此基础上,展望《通讯》的未来。

这个未来,是《通讯》不再是“一人刊”、而成为真正的科幻研究公共平台的未来。为此,我们组建了编委会,聚集了一批对科幻研究事业有热情、有想法的青年学者,从世界各地带来知识、思想和视野,带来科幻之春的消息。在我们的蓝图中,今后的《科幻研究通讯》将拥有如下栏目——

“争鸣”。 我们认为,健康而有节制的学术批评和论争,是学术研究之幸,而当今的中国人文学术在这方面的表现并不理想。既然科幻研究在国际学术界是一个相对年轻的领域,在中国更是青年学者们活跃之地,我们愿以其开放和碰撞,在“百年变局”中激荡学术和时代精神。“译介”。 与积累多年、近来愈发活跃的海外科幻研究相比,中国科幻研究充其量只能说初露头角,还需广采博收,荟其英华,尤应关注英语世界之外的广阔天地。

“钩沉”。 中国科幻史乃至幻想文学史研究,应该建立在坚实的史料发掘和整理的基础上,而不能流于以论代史、六经注我、想当然耳。这是中国文史学界的优良传统,并不会因为科幻在审美风格上天马行空而失去意义。

“访谈”。 我们深知,一些重要的历史记述,来自于亲历者的回忆,尽管那不免错讹,需要耐心清理。一位老人是一座图书馆,信哉斯言,因而我们在关注新锐的同时,将优先致力于聆听科幻界的前辈名宿。

“札记”。 很多学者都有这样的时刻:偶然间的灵光闪现,或因不能发展成一篇完整的文章,或因没有及时记录、快速发表的渠道,而被搁置,最终遗忘。这样的星星之火保存下来,异日或许燎原。

“书评”。 学术书评的意义毋庸置疑,对于原书作者是宝贵的回应,对于书评作者,尤其是初试莺啼的新人,更是对于学术判断力的锻炼,并有助于涵育一位思想者指点江山的浩然之气。

“圆桌”。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三人谈,必启我智焉。

“动态”。 科幻研究早已在世界范围普遍开展,并在各地文化中闪耀着不同的光彩,应当获得全球性的报道,对于雄心渐长的中国科幻学人更是如此。

以上,便是理想中的《科幻研究通讯》 2.0版。经常看科幻的人大都是乐观的,所以我们也不讳言自己在这份作为共同事业的学术刊物上寄寓的创造精神、友爱之心和理想情怀,并邀请每一位看到这篇发刊词的朋友来分享我们在从事这番多少超脱了功利的学术劳动时所感到的快乐!


附:《科幻研究通讯》编委会

主编:李广益
编委:程林、范轶伦、姜振宇、 吕广钊、 马辰、 苏湛、 王侃瑜、杨灵琳、郁旭映、张峰
通讯邮箱: sfs_newsletter@163.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乔治·古尔维奇:《棕榈上的霜》

  强森是美国一名失业的工程师,在流浪中结识了老水手乔。经由同学佛来弟的介绍,强森来到赤道以北的棕榈群岛,为智尔公司建造水泥仓库和贮藏器。后来强森发现营地在研究冷气。他们通过电解水获得氢气贮存在储藏罐里,通向装有镜子的实验室进行活体实验。强森认为这是因为智尔是肉制品行业巨擘,有大量使用冷气的需求,所以才进行研究。这天,智尔找到强森翻译苏联科学家契尔诺夫的论文和评论。契尔诺夫通过冷冻技术,用水结冰建造房子,此外还用冰制成火炮等武器。新技术的应用下,苏联还诞生了新的工种——冷气工人。

  契尔诺夫利用冰来打捞沉船。他发明了一种特别轻的“空气冰”,其一立方公尺的举重力达到五百公斤左右。通过缠绕在船体的皮带产生冰层,使得沉船上浮;然后调整冰块的数量和配重以控制船身的姿态。船体上浮后,冷气工人通过便携式的“冷射器”生成冰制的结构以修补船体。正是通过这些技术,一艘二战时期的日本沉船被打捞上来。

  论文中,在水里掺上木屑就可以使冰成为类似水泥的建材。强森对苏联科学和国家产生了敬佩之心。强森设想通过冰堤坝的建设,围绕地中海建造水电站,以利用蓝煤——潮汐能和海水动能。此外,还能够建设冰浮桥横渡海峡。

  但是智尔只注重金钱利益,对强森的构想嗤之以鼻。佛来弟一句“你还不如到苏联去”动摇了强森的内心。他想起了自己钦慕的女伴米莉,写信给她倾诉衷肠。米莉所乘坐的乌伊莲拉号在前往棕榈群岛的途中遇险,苏联的威严号前来以制冰技术救援。同在乌伊莲拉号上的佛来弟暗中收集了一些苏联冰块,谎称是加拿大的制冰技术,要求强森做实验分析。强森依照契尔诺夫的思路研究出了制冰的技术,制造出来“电子冷”。这种仪器能够快速凝固极大量级的水。政府对强森的研究产生了兴趣,将团队召至华盛顿。在首都,强森目睹了社会凋敝和官场腐败。而智尔不顾强森意见,要将不成熟的机器投入使用,以换得更多的支持和选票。

  强森的岳父是有名的精神医生。从患者的来信中,强森看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阴暗面。他联系智尔重返棕榈群岛开展研究。在船上,故人乔突然拜访,告诉强森,智尔其实一直在买卖军火,把战争带去世界各地。之前乌伊莲拉号的遇险也是故意安排的,就是为了获得苏联的冰样本。而智尔也把强森逆推得到的技术作为武器。“电子冷”能够使温度降至零下一百九十度以下,十个机器就能够毁灭一个城市。强森得知真相后,联系革命团体的成员将“电子冷”丢到海里,逃到加拿大。米莉也回到他的身边,帮助强森出版书籍以揭露智尔的阴谋。反动报刊则不停攻击强森。此时,报纸上传来了苏联冰堤坝建成的消息。强森返回美国,在工人当中展开演说,鼓舞工人斗争的决心,希望用和平战胜战争。

(周嘉旭)

伊·叶甫列莫夫:《月下秃峰》

  巴拉宝告诉我们,在东部西伯利亚的维蒂姆——奥列克明斯克民族区,有一座光秃秃的山峰,与其他山峰格格不入,好似一座带有三个大齿冠的奇特的塔。他将这个奇特的景观绘制下来。下山后,他们在穿越峡谷、盆地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不过最终还是度过了这些险地。在过坡地时,他们的鹿橇毁了,只能去到最近的饲料地过夜,又看见了那好像触碰到了月亮的山峰。从当地人处,他们了解到前往月下秃峰的方法,于是便着手向秃峰进发。       

  跋涉良久,他们到达了小丘顶,并在上面发现了数以百计的象牙等物什。小丘顶旁有一个洞,里面留有古人作画的巨大的动物画像,他们从中发现了部分不属于本地物种的动物,由此诞生了一些新的关于冰河纪迁徙的思考。但由于时间原因,他们只能匆匆作别这一奇异的地方。  

  回去之后,巴拉宝等人以在月下秃峰上的种种见闻为依据,通过合理的推断得出了关于冰河纪的演化的新结论。

(罗舜予)